煤高效新聞

用理、禮、利奠定團結協作的基礎

時間:2019-05-23 16:56:27  來源:龍成集團  作者:龍成集團

     自推行三大載體工作以來,尤其是標準化不斷深化,使我們的各項工作逐步由無序走向有序,部分幹部員工從上班 沒方向、沒目的、變成了上班有方向、有目的,工作狀態由懶散變成了勤奮,工作思路由渾濁變成了清晰,工作作風由假虛浮走向了真實深,這個好處得到了大多數幹部員工的認可與肯定,所以說我們的管理發生了顯著變化,但還未實現革命性變化,如果我們再堅持三五年,龍成集團一定會所向披靡,必能攻無不克、戰無不勝,所以對當前這套工作推行方法,思想上要堅信不疑深刻領會,行動要堅定不移並持之以恒這樣我們的管理一定會發生革命性變化。

今天,我要重點講講在標準化推進過程中出現的兩個不和諧的音符:

首先是當前加班成了常態化,加班氛圍“濃厚”,甚至有比著看誰加班時間長的“勁頭”,這與我們在2017年《報告》中強調的“盡可能減少無效勞動時間,不提倡‘5+2’、‘白加黑’無節製的加班,反對以敬業為名打消耗戰、搞垮身體、破壞身心、遞減邊際效應、降低質量與效率的疲勞戰術,反對時間安排隨意、擾亂工作秩序、消損家庭支持、危害家庭和睦的形式主義,減少勞動時間,提高單位勞效,進而保證勞動報酬與勞動效率同步提高,讓員工感到勞有所得、心情舒暢、幸福工作”的初衷要求是相違背的。

在我看來,加班的主要原因有三:一是工作沒有計劃性,有時無所事事沒活幹,有時夜以繼日拚著幹,導致該忙的時候閑下來,該休息的時候卻停不下來,旱澇不均造成加班;二是對情況不熟悉或業務不熟練,別人一天就能幹完的,自己要三四天才能幹完;三是重複性交叉動作過多,當然,有為了實現同一個重要功能,多部門不同角度安排了類同工作也不排除有些部門安排了一部分用處很小或幾乎無用工作,該合並的工作沒有合並,該簡化的工作沒有簡化,從而造成加班。總結起來,60%到70%的加班是由於工作無計劃、業務不熟練造成,30%到40%的加班可能是過度疊加、交叉或形式主義造成的。

今後各單位要高度重視幹部員工的工作狀態,要分析清楚造成加班的緣故,而且要重點從工作無計劃、業務不熟練上找問題、挖原因,千萬不能搞疲勞作戰,隻有真正把工作做到平時,在8個小時內把工作幹完、幹好,才是真本事、真英雄、真好漢。當然到一定時候,我會安排有關部門聯合調研、集中研判哪些工作有必要幹、哪些工作沒必要幹,該簡化的要簡化、該合並的要合並、該取消的要取消。對那些認為加班是開展標準化工作造成的言論,說到底還是工作思路不清、懶漢心理瞎作祟的表現,必須予以糾正、遏止。

其次是在推進標準化工作時,基本堅持了是非分明、對錯無誤,並進行了評比排序,因此帶來了一些不平衡心理,也影響了高管之間及部分單位之間的團結與協作。我原來也常講,一個組織客觀地存在六種形式,一團結、二協作、三分工、四競爭、五批評、六質疑,這六種形式的本質是批判性和團結性。若一個組織沒有批判性,就是一個不講真理的組織,也是個不會有正確方向的組織,不管開展什麽工作,推動什麽管理,隻有不斷地聽取來自各方麵的批判,坦誠地接受來自各方的質疑,才能堅持真理、修正錯誤,我們鼓勵堅持問題導向——發現問題、暴露問題、解決問題,其實就是對批評和質疑客觀存在的一種正視和回應;實質上,從來都不存在任何不需要批評和質疑的工作或組織,特別是,隨著標準化的不斷深入,批評的必要性就愈發突出,質疑的成效也會愈發顯著,但在批評和質疑的同時,一定要加強團結,也就說批評地越激烈,質疑地越深入,就需要團結得越緊密;如果過度強調批評和質疑的作用,而不強調團結協作這個底線,這個組織是很危險的。如果一味反對批評和質疑,單純強調團結協作,或有什麽工作是老虎屁股摸不得的,這個組織也是很危險的。所以說,任何一個組織既要加強批判性,更要加強團結性,不堅持問題導向、沒有批判能力、一團和氣的人要不得,那麽不好協作、破壞團結的人更要不得。

近期,集團準備召開一個關於加強團結協作的董事會擴大會議,我也安排有關方麵正在起草《關於加強團結協作的若幹意見和暫行規定》,這個文件發下去後一定要采用集的辦法,每個人都要為這個文件增磚添瓦做貢獻,這個文件必須把支持什麽、反對什麽、允許什麽、禁止什麽回答清楚,要能把破壞團結、影響協作的關鍵人、關鍵事、典型做法、突出現象抓住抓緊,必須把解決團結協作問題當作大事要事對待。

龍成集團之所以能夠發展壯大到今天,尤其是遇到困難和危機能夠化險為夷,都是源於幹部員工的團結協作、上下同欲,更重要的是靠朋友幫忙和領導支持,正是我們團結了多數的朋友,獲得了別人的支持,才能一路跋山涉水、披荊斬棘,而好多企業沒能堅持下來,就是在關鍵時刻沒人幫忙、沒人支持,反而像個瘟神一樣讓人避之不及,所以在如何搞好團結協作上,我深有感觸,也借今天這個機會談談個人的一些體會,先說說本人這幾十年來有兩不信和兩信。

先說兩不信,一是我堅決不搞迷信,子不語怪力亂神,什麽看個日子、信個風水,我一貫是堅決不信的,什麽求告個奇奇怪怪、巴望著奇跡出現,我向來是堅決不幹的包括在最艱難的時候我都沒幹;二是我堅持不信主觀什麽這個事我就要這樣想、偏要這樣幹,什麽這個人一看就是壞人、那個人感覺是個壞人,凡是說不清啥原因僅從主觀上做單純判斷的,我都不信

再說兩信,一是我相信科學規律,不管是做研究,還是搞管理,我都能做到總結規律、認識規律、遵循規律、運用規律,我也反複強調要理論說話、事實說話、數據說話;二是我相信大部分人都是好人,而且堅持以善待人,我雖不迷信,但認定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多行不義必自斃,因為重心向善、眾怒難犯也是個客觀規律,但過去我確實在“善”上犯了一點錯誤——被小善蒙蔽了雙眼、忽略了大善。對我們大多數人來說,能夠打造百年基業,讓龍成健康持續發展,帶領大家共同致富,這就是大善;在此基礎上甚至說以此為目標,懲治不良之徒、處罰犯錯誤之人也是大善,所以我相信大多數人是好人,要多看別人的優點、多肯定他人的長處,而且要光明磊落,要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不背後說閑話、造流言,否則稍不留神就會喪失賢德,任何事情都要站在對他人負責的態度上來處理,不要遇見事就往灰暗麵上想、往壞處去琢磨,否則就會養成睚眥必報的惡習,最終隻會坑了自己。

“相信大部分人都是好人”是大善的基礎,也是搞好團結協作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則,更重要的是,我們要從理、禮、利這三個字上來反思自己、管好自己。

先說理。有理走遍天下,無理寸步難行、公道自在人心,都說明了理的重要性,在“理”上要做到三點:一是遵紀守法,必須掌握國家政策法規,在開展工作、處理問題時,如果不掌握就要去找政策法規的依據,千萬不能憑主觀和經驗判斷,還真不敢主觀想象,主觀想著不違法的,可能事實上是違法的,在公司內部就是按製度辦事按規矩辦事,當然也有個學習相關文件和有關部門谘詢的問題;二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所惡於上,毋以使下所惡於下,毋以事上所惡於前,毋以先後所惡於後,毋以從前所惡於右,毋以交於左所惡於左,毋以交於右。”《大學裏就是這樣古代恐怕這隻算幼兒課程,以推己度人為標尺,這是處理人際關係的法則,所以自己不願意幹的事,千萬不能強加給他人,自己願意幹的,也不要認為別人喜歡;三是要按大多數人的意誌辦事,群眾公認的就是理,“舉世皆濁我獨清,眾人皆醉我獨醒”隻是極少數情況,甚至我認為這樣的事情恐怕不存在,不可能大家都是錯的而你是正確的,因為人的認識問題,錯誤多少是絕對的,正確多少是相對的,一個人認識問題是不可能全麵的,別說一個人,就是整個人類,認識問題都不可能全麵,70億人加起來認識問題都不一定全麵,都不會是絕對正確的,否則,哪有那麽多未知,怎麽會有新發現新發明?隻要大家公認的理,比如民主、透明、公平、正義,為什麽要把這作為思想基礎,因為這是龍成幹部員工公認的理,也是“普世”價值和永恒追求,不管職務多高不管崗位多重要,都一定要遵循踐行。

再說禮。禮,在中國古代是社會的道德規範,是社會政治製度的體現,是維護上層建築以及與之相適應的人與人交往的基本遵循;禮,在過去是一件很嚴肅的事,既是古代法律的淵源之一,也是古代法律的組成部分,自隋朝創立三省六部直至清末,禮部都一直是非常關鍵的部門,過去甚至用禮崩樂壞來形容天下大亂。古人說喜怒哀樂之未發,謂之中;發而皆中節,謂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達道也。心裏有喜怒哀樂卻不表現出來,被稱作中;表現出來卻能夠有所節製,被稱作和;中,是穩定天下之本; 和,是為人處世之道。過去“禮之用,和為貴”禮的作用在於使人關係和諧可貴在為人處世中,一定要持之以禮、以禮相待,過去俗話說禮多人不怪評價一個人有沒有教養、修養、涵養關鍵就是看他在為人處世中是否懂禮貌。作為領導幹部,會上可以辯但不要吵,會下可以爭但不要鬥,言語粗俗、行為粗魯,一言不合,反唇相譏,甚至大會咆哮,既不是善舉,也很難團結人。

最後說說利。怎麽正確地對待利?我深受家人的影響,尤其是我奶奶打小就經常跟我說一句話——吃虧人常在,後來開始創業時我就堅持君子愛財取之有道隨著企業規模一步步做大,我在多個場合闡釋什麽是有私和無私,有私心無私利,無私心有私利,有能力和德才的人,眼裏越不看重錢,結果越能掙大錢,有些有能力的越是看重眼前的利,最終可能隻得到一般的利、很小的利,大家要相信,行了東風,必有西雨,不看重、不去爭眼前的名和利,最終名和利都是跑不掉的,甚至可以成為大德大賢。在指標化管理進程中,作為領導幹部特別是高管層,一定要注意這一點,不要陷入利益紛爭的泥潭,千萬不要和下屬爭著承擔指標、爭利!我記得有個故事是講盜亦有道,說春秋時期最有名的大盜叫盜蹠。他的部下問盜蹠說:“做大盜也有法則嗎?”盜蹠回答說:“無論做什麽事情都有法則。做大盜怎能沒有法則呢?憑空就能猜出屋裏儲藏著多少財物、值不值得下手,這就是聖;帶頭先進入屋裏,就是勇;最後才退出屋子,就是義;酌情判斷能否動手,就是智;偷完分贓均勻,就是仁。不具備這五種素質而成為大盜那是不可能的。”我聽說就連解放前杜月笙都能做到這一點。再往後,我知道了仁者以財發身,不仁者以身發財這句話,是說一個有仁德的人,運用自己的財去幫助他人,可以獲得別人的支持和擁戴,自然就能實現自人生價值;一個沒有仁德的人,卻利用自己的身份、地位、權力、威勢去巧取豪奪攫取財富,到最後怎麽能不招來不速之禍呢?

說完這三點,可能就有人要問,做到從理、禮、利這三點反思自己、管好自己、處處為善,怎麽才能避免上當受騙或跌入陷阱呢?在我看來,這些都是杞人憂天或是“庸”人自擾,因為大善就是大防。為什麽這樣說?當今社會,陷阱和風險無處不在,小防是永遠防不住的,但相信科學規律,相信善有善報,能夠從理、禮、利這三點反思自己、管好自己,其實就已經把一切明槍暗箭都擋在門外了,因為不違法亂紀、不坑害他人,不把自己不願幹的事強加到別人頭上、也不把自己願幹的事強加到人身上,不違背群眾所公認的理、不做多數人反感的事,你待人有禮,從不爭利,這個人或這個組織的品性已經在公眾心理定格、口碑已經在社會上打造,那麽誰也不會在背後說閑話、挖陷阱,更不會相信閑話,甚至在你有不安全行為或看到於你不利的時候,都會主動提醒你、幫扶你,這才是真正全方位、無死角的大防。

上述種種,都是我過往給自己定下的規矩,而且我也會經常對照反省,這些年龍成集團在發展的關鍵時刻總有貴人相助,在資金危急之機總能化險為夷,與我堅守這些做法是分不開的,所以我們每個幹部員工,尤其是高管層,一定要把修身養性放到最重要的位置,對待他人善意的提醒和批評,一定要有虛懷若穀的謙遜態度和聞過則喜的坦蕩胸襟,隻要批評得對就應“對號入座”,立醒立停,立整立改,即使批評得不準確,隻要不是惡意攻擊,也應坦然相待,有則改之,無則加勉,因為——觀於明鏡,則疵瑕不滯於軀;聽於直言,則過行不累乎身。

總書記講過,以利相交,利盡則散;以勢相交,勢敗則傾;以權相交,權失則棄;以情相交,情斷則傷;唯以心相交,方能成其久遠。在我看來這個心交就是,在處理人與人之間和組織內部關係時把握好、禮、利”,凡是破壞了團結協作這個基礎的,基本上出不了這三個方麵——最主要的在於不按理辦,最直接的在於不以禮待人最根本的在於依道謀利。

我自己也做得不夠好,但我經常拿這幾條要求自己,每想一次這當中的邏輯,每談一次這幾層關係,都算是對自己的一次勉勵

上一篇:董事長朱書成對指標化管理工作提出具體要求
下一篇:返回列表

友情連接:河南全能影视集團南陽漢冶公司龍成特材龍成冶金材料 西峽恐龍園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河南全能影视集團有限公司 2010-2019 網站聯係人:128016339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