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業新聞

煤炭清潔高效利用是國家“大能源戰略”的重要組成

時間:2015-05-21 08:43:51  來源:  作者:中國能源報

      毋庸置疑的是,煤炭是我國的基礎能源,在國民經濟中具有重要的戰略地位。但隨著科學技術的進步以及現代工業發展的要求,傳統的煤炭開采利用方式已經越來越不適用於我國經濟發展和環境保護的需求。周易曰:窮則變,變則通,通則久。那麽,煤炭行業應該如何去變?本報記者就此專訪了國家能源局煤炭司司長方君實。
     中國能源報:近年來,煤炭行業的發展陷入低穀,“去煤化”的聲音曾一度占據主流輿論,一方麵源於煤炭開發利用對環境的破壞和汙染,另一方麵源於其他能源對煤炭行業發展的衝擊。在這種情況下,煤炭行業的變革已經迫在眉睫。那麽,在國家“大能源觀”思想的指導之下,煤炭行業應該走一條什麽樣的道路?
     方君實:煤炭是我國的主體能源和重要的工業原料,在我國一次能源生產和消費結構中長期占70%左右。2014年,我國原煤產量38.7億噸、消費量41.3億噸,分別占一次能源產量和消費量的73.1%、66%。我國“富煤少油缺氣”的能源資源稟賦特點及生產力發展階段,決定了今後相當長一段時間內,煤炭仍將是我國的主體能源。從資源儲量看,煤炭資源儲量相對豐富。截至2013年末,全國已探明煤炭資源儲量1.48萬億噸,占一次能源資源總量的94%。從能源安全看,我國能源戰略要堅持立足國內,2014年我國石油天然氣對外依存度已分別達到59.5%和30.5%,必須有一種穩定、可靠、經濟的能源資源保障國家能源安全。從非化石能源發展看,雖然取得了很大成績,但受技術經濟安全等方麵因素製約,形成堅強的供應能力尚需時日,短期內難以大規模代替傳統化石能源。根據《國務院辦公廳關於印發能源發展戰略行動計劃(2014—2020年)的通知》(國辦發〔2014〕31號),到2020年,我國能源消費總量將控製在48億噸標準煤,煤炭消費量控製在42億噸左右,煤炭消費比重控製在62%以內。從以上情況看,在相當長時期內,煤炭是我國最豐富、最可靠、最經濟的能源資源,仍是支撐我國能源消費需求的主體。以煤為主的能源生產消費結構不僅是我國能源的基本特征,也是我國國情的必然選擇。
     毫無疑問,煤炭有力地支撐了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同時也帶來了較為嚴重的環境問題:煤炭開采帶來了水資源破壞、地表植被破壞、土地退化和塌陷,燃煤排放引發的大氣汙染更為近來飽受“霧霾”侵擾的公眾所詬病。隻有解決這些問題,才能更好地推動煤炭工業健康發展,更好地維護國家的能源安全。業內一致認為,煤炭作為一種能源,同其他能源一樣本身並沒有“髒”與“潔”的標簽。要破解煤炭“必須用”和“環境汙染”的兩大對立問題,關鍵是要推進煤炭的清潔高效利用。煤炭清潔高效利用是終結煤炭“環境約束”的最有效方法。
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煤炭行業的健康發展和煤炭資源的清潔高效利用。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六次會議上,深刻闡述了推動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四個革命、一個合作”。李克強總理在新一屆國家能源委員會會議上,提出了“節約、清潔、安全”的能源戰略方針,為能源工業也為煤炭工業科學發展指明了方向。轉變發展方式、推進煤炭清潔高效開發利用,實現煤炭開采、儲運、燃燒、轉化全過程的清潔化、高效化,最大程度減少對生態環境的影響,是煤炭工業健康可持續發展的必然選擇,也是防治大氣汙染和推進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的必由之路。
     近年來,我國煤炭清潔高效利用取得很大進步。在煤炭提質加工方麵,原煤入選率由2000年的25.9%提高到2014年的62%,動力配煤、型煤、水煤漿技術得到推廣,褐煤提質示範取得積極進展。在燃煤發電方麵,發電用煤占我國煤炭消費的47.5%。近十年來,我國燃煤發電技術發展較快,煤電機組平均煤耗降至318克/度,電站鍋爐采用的除塵器效率平均為99.5%左右。全國煤電機組安裝脫硫、脫硝設施的裝機容量分別達到8億千瓦、6.9億千瓦,與2005年相比,脫硫機組總裝機容量比例由12%提高到95%,脫硝機組總裝機容量比例由零提高到82%。新一輪的電廠汙染控製的技術改造正在進行,燃煤電廠對環境的影響不斷減少。2014年6月,全國首台“近零排放”煤電機組—神華集團國華舟山發電公司4號35萬千瓦國產超臨界機組正式投產。監測顯示,該機組試運行期間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大氣粉塵的平均排放濃度,不到燃氣機組排放限值的一半。上海外高橋第三電廠除煙塵排放外,其他的排放水平均優於燃氣電廠排放限值。其中,被認為對PM2.5影響最大的氮氧化物排放水平隻有天然氣排放標準的1/3左右。在煤炭深加工方麵,煤製油、煤製氣經過“十一五”、“十二五”期間首批示範項目的建設,驗證了技術的可行性,積累了經驗。在燃煤工業鍋爐方麵,燃煤工業鍋爐全國保有量在50萬台左右,主要以鏈條鍋爐為主,在實際運行中存在燃燒效率低、熱效率低,汙染排放量大等問題,是造成我國燃煤利用效率低和環境汙染的主要原因之一。目前,新型高效煤粉型工業鍋爐燃料的燃燼率達到98%,接近燃氣鍋爐水平,比普通燃煤工業鍋爐提高28個百分點;係統熱效率達到89%左右,比普通燃煤工業鍋爐提高20多個百分點;由於采用尾部布袋除塵技術、高強度脫硫和低氮燃燒技術,高效煤粉型工業鍋爐的煙塵、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大氣汙染排放指標遠低於國家標準。目前高效煤粉型工業鍋爐在遼寧、天津、山東、安徽等20個省、市、自治區均有應用。高效煤粉型工業鍋爐的應用與推廣,可以大幅度提高煤炭作為終端資源消費的利用效率,降低煤炭直接燃燒產生的汙染。隨著技術進步,因煤炭利用產生的汙染物排放問題都可以得到有效解決。
     能源結構的調整和優化,是一個長期過程,不可能一蹴而就。煤炭清潔高效利用內涵逐步深化,技術水平的提高也是一個逐步遞進的過程。發達國家經曆的遞進過程,可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解決SO2、NOx、煙粉塵等常規汙染物排放問題,從二十世紀六七十年代到2000年前後基本解決,耗時30多年;第二階段解決汞等重金屬排放問題,從2000年開始,目前已經接近解決,耗時10多年;第三階段是碳排放問題,正在進行相關研究和示範,應用規模還比較小。這三個階段的推進需與經濟發展狀況、技術水平、環境要求等相適應。我國目前處於第一階段,同時也正在做第二、第三階段的相關研究示範工作。英國從發生“倫敦霧事件”到摘掉“霧都”的帽子,用了30年的時間。美國洛杉磯從發生由石油使用和機動車排放引起的光化學汙染到有明顯的效果用了40年的時間。中國具有更優越的社會主義製度,2013年9月,國務院印發《大氣汙染防治行動計劃》,相關部門製定了任務分解落實措施,采取了一係列措施,煤炭清潔利用已上升為國家能源發展戰略。相信在黨中央、國務院的高度重視和正確領導下,我國將會用更短的時間解決好燃煤汙染問題。
      中國能源報:在您看來,煤炭清潔高效利用是終結煤炭“環境約束”的最有效方法。而根據資料顯示,我們國家從90年代中期就開始研究和重視煤炭的清潔利用問題,20多年間,我國的潔淨煤利用技術取得了跨越式的發展,然而這些技術並沒有從根本上扭轉煤炭粗放式開發和利用的總體局麵,主要原因是什麽?
      方君實:煤炭資源的清潔高效利用涉及煤炭生產、加工、儲運、轉化和利用全過程,是一個從資源開發到終端利用的完整產業鏈。從產業發展方麵,涉及煤炭采選業、電力、冶金、建材、化工和生態環境保護等多個產業,產業之間既存在密切的聯係,又是相互獨立的管理體係。我國很早就開始研究和重視煤炭的清潔利用問題,1994年,原煤炭工業部就在煤炭科學研究總院設立了“煤炭工業潔淨煤工程技術研究中心”,1995年,國務院決定由國家計委牽頭,成立了由13個部、委、局組成的“國家潔淨煤技術推廣規劃小組”,在煤炭加工、煤炭高效燃燒及先進發電、煤炭轉化和汙染控製與資源再利用等領域,組織各有關行業和部門的科研單位、院校、企業做了大量的工作。二十年間,我國的潔淨煤技術取得了跨越式發展,然而,這些技術並沒有從根本上扭轉煤炭粗放式開發和利用的總體局麵,主要有以下原因:
      一是煤炭消費總量的快速增長造成了汙染排放總量的增長。從1995年到2014年,我國煤炭消費由13.7億噸增長到41.3億噸,平均每年增長1.5億噸。在煤炭消費總量大幅度增加的情況下,潔淨煤技術在控製煤炭利用引發的汙染物排放的增長上,發揮了重要限製作用。如果沒有近二十年潔淨煤技術的發展,以我國現在的煤炭利用規模,相應的汙染物排放可能已無法承受。
      二是先進技術與落後技術並存,落後技術比例較大。雖然近年來新建燃煤發電廠以超臨界、超超臨界機組為主,但是我國現存有大量的亞臨界機組,目前超臨界、超超臨界機組占燃煤發電裝機容量的不到40%;先進的高效煤粉工業鍋爐、水煤漿工業鍋爐、低質原料型煤鍋爐市場占有率不到20%。我國煤炭清潔利用先進技術水平及應用規模在世界上居領先地位,但由於煤炭利用總量大,占世界約一半,先進技術應用的比例相對較低,替代落後技術需要大量的投資和建設周期,需要一個過程。
     三是環境成本內部化需要經濟發展做支撐。從發達國家的經驗來看,大多數都走了一個先汙染再治理的過程。經濟實力沒有達到相應水平,就不可能實現環境成本內部化。目前,我國經濟實力達到新的水平,隨著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我國將執行更加嚴格的汙染物排放標準,比如2014年出台的《環保法》以及正在製定的《大氣汙染防治法》等,都將極大促進潔淨煤利用技術的推廣和使用,將我國煤炭清潔高效利用提高到一個新階段。
      四是需要全社會參與和監督。中國用能總量大,粗放的能源消費習慣造成極大浪費。應逐步增強全民低碳綠色消費意識,強化人們的節約能源意識是轉變國民消費觀念不可或缺的環節,通過宣傳能源資源短缺形勢,樹立人人節能意識。能源消費量減少了,自然減少了各種汙染排放。同時,引導社會用電習慣,適當增大電力作為終端能源的比重,減少散煤直接燃燒的比例。在加強政府和行業監管的同時,加強信息公開,公眾參與是促進煤炭清潔高效利用、實現有效環境監管非常有效的手段。
     中國能源報:正如您所說,能源結構的調整和優化是一個長期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煤炭清潔高效利用與發展其他清潔能源同樣重要,甚至更為緊迫和關鍵。那麽您認為,煤炭清潔高效利用,重點需要從哪些方麵著力?
     方君實:為提升煤炭開發利用水平,去年底,我們會同環境保護部、工業和信息化部共同發布了《關於促進煤炭安全綠色開發和清潔高效利用的意見》(國能煤炭〔2014〕571號),提出了到2020年的目標和9項主要任務、5項保障措施。近期,國家能源局又發布了《煤炭清潔高效利用行動計劃》(2015-2020年)(國能煤炭〔2015〕141號),從煤炭提質加工、燃煤發電、煤化工、燃煤鍋爐、煤炭分質分級利用、民用散煤治理、減少汙染物排放等7個方麵提出重點工作和到2020年的工作目標。在當前煤炭消費總量大,未來還將增加的情況下,煤炭清潔高效利用與發展清潔能源要統籌規劃,共同推進,做好以下幾項工作:
     首先,將煤炭清潔高效利用作為我國能源發展的重要戰略方針。要加強煤炭清潔高效利用的統一領導,國家、行業、地方政府等各個層麵都應該將煤炭的清潔高效發展作為重要的能源、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的戰略。
     其次,增加對煤炭清潔高效利用的科技創新支持,解決煤炭清潔高效利用中的重大問題。在增強對清潔能源支持的同時,增加對煤炭清潔高效利用的支持。建立科技創新模式,健全科技創新體係,加快組織實施重大科技國家攻關工程,對煤炭利用過程中的重大技術方向和關鍵共性科技問題開展科技攻關和技術創新,將重大示範技術列入國家重點技術創新工程。支持體製機製、標準、政策等方麵的專項研究。研究建立煤炭清潔高效利用先進技術遴選、評定、認證及推廣機製,製定煤炭清潔高效利用先進技術目錄。
     第三,完善促進煤炭清潔高效利用的財稅政策。應參照對可再生能源和新能源的財稅政策,加大對煤炭清潔高效利用高新技術在財政貼息、企業所得稅、增值稅等方麵的稅收優惠力度,積極引導市場主體加大對煤炭清潔高效利用領域的投入,促進潔淨煤高新技術試驗示範和推廣應用。
     第四,完善相關汙染防治法律法規體係。去年出台的《商品煤質量管理暫行辦法》對商品煤的流通和使用提出了明確的強製性標準,讓監管部門有了監管依據,企業也有了執行標準,對於控製燃煤大氣汙染排放將產生積極作用。要製定更嚴格的煤炭利用能效標準和大氣汙染物排放標準,特別是要加強對造成重大汙染的企業及相關責任人的處罰力度,從根本上解決違法成本低的問題,營造公平的法製環境,讓排汙企業不敢違法違規排放,以身試法。
     第五,完善煤炭清潔高效利用的監管體係,保障先進技術的應用和運行。研究建立權威、協調、統一、高效的監管體製。加強煤炭利用項目的運行監管,促進煤炭利用技術和裝置的汙染物在線監測的準確、真實。強化煤炭利用項目的能效、汙染物排放等運行指標實時監測和信息公開,促進清潔高效利用技術的應用、現有技術的升級和落後技術的淘汰。(據5月20日《中國能源報》)

上一篇:從兩會看2015七大賺錢行業
下一篇:返回列表

Copyright © 2011 Longcheng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河南全能影视集團有限公司 豫ICP備07004094號-1 豫公網安備 41132302000148號